甲戌本题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残存十六回,底本形成于乾隆十九年(1754)。原藏主胡适称它是世间最古的《红楼梦》写本,价值非凡。…

甲戌本题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残存十六回,底本形成于乾隆十九年(1754)。原藏主胡适称它是世间最古的《红楼梦》写本,价值非凡。…


甲戌本题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残存十六回,底本形成于乾隆十九年(1754)原藏主胡适称它是世间最古的《红楼梦》写本,价值非凡的确如此现存旧抄本十一种,己卯、庚辰、梦稿、列藏、蒙府、戚序等,底本都比甲戌本晚近它虽仅十六回,但独存凡例,脂批甚夥,正文中多处保留着佚失的作者原稿笔墨,最著名的莫过于首回石头变美玉一大段四百余字脂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又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后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此证《红楼梦》作者是曹雪芹又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此证曹雪芹卒于乾隆二十七年除夕,即1763年2月12日又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此证第十三回回目“秦可卿死封龙禁尉”原作“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正文有删改,曹雪芹别号“芹溪”诸如此类至关紧要的红学资料,就遗存在甲戌本上,别的本子里是没有的这样一颗隋珠和璧,怎么保护并使之流传下去,自属重中之重胡适回忆,20世纪50年代初,哥伦比亚大学曾为此本摄制缩微胶卷,当时他寓居纽约,一套自存,另两套交哥大图书馆和王际真庋藏,后来他把自己那套赠给了林语堂以往,学界只知道甲戌本有这三套胶卷 前年孟秋,我核查哥图胶卷时意外发现,坐落于华盛顿的美国国会图书馆也藏有甲戌本缩微胶卷正片一套,而且它的底片恰藏于该馆我在曼谷登录过该馆网站,中文书目里,它赫然在列,标Chinese fiction(中文小说)、“胡適私藏本”、Microfilm(缩微胶卷)、Washington(华盛顿)及Asian Reading Room(亚洲阅览室),遂初步获得证实换言之,甲戌本实有五套原始缩微胶卷,一套底片,四套正片由于哥图胶卷显露出若干疑点,我便尝试目验国会胶卷,今年10月30日通过佐治亚州立大学图书馆调阅成功,终于得偿所愿调阅过程中,佐图馆员科娜塔(La Loria Konata)女士热情襄助,谨申谢悃底片不外借,我调阅的是正片兹将美国国会胶卷绍介一番,顺带略陈管见 棕色硬壳纸包装盒敝旧,正面贴黑框白纸片,首行圆珠笔手写HFM,打印Chih yen chai ping "Shih tou chi"(Incomplete),其下铅笔手写“脂硯齋評石頭記”七枚汉字,笔法娴熟,应出自华人之手左侧打印Orien(东方) China(中国) 61,中间黑色戳记POSITIVE(正片),右侧印刷REEL(胶卷),底端印刷THE LIBRARY OF CONGRESS PHOTODUPLICATION SERVICE(美国国会图书馆照相复制服务部)包装盒背面亦贴黑框白纸片,上端打印Chinese Communist newspaper:Special microfilm collection(中国共产主义者报纸:特殊缩微胶卷藏品),中间残留Ozaphane negative(阻燃底片)及括号中service(维修)和copy(拷贝)字样,下部被撕扯掉,伤及左侧Chinese一词,C破失,h残 由此可知,1961年2月12日(曹雪芹阳历忌辰),胡适在台北南港住所撰甲戌本影印缘起,绝口不提美国国会胶卷,只讲母校哥大云云,显然不是事实的全部为甲戌本摄制缩微胶卷,支付款项并具体操作的,实际上不是哥大,而是简称LC的美国国会图书馆哥大方面透露消息、牵线搭桥、斡旋促成,倒是可能的我查哥图胶卷时对此深感困惑,遂加推测,仅着眼于经济,不够精准半个世纪后的2005年年初,胡家哲嗣以80万美元的低价将甲戌本转让给上海博物馆,不负乃翁夙愿胡适早声明过,甲戌本最终是要由公家收藏的1948年底携甲戌本飞离北平后,他最可缅慕揄扬的红学贡献,就是守护(含缩微备份)和影印甲戌本 包装盒顶面盖黑色图章RETURN TO/CHINESE AND KOREAN SECTION/ASIAN DIVISION,意思是退还给亚洲部中朝科包装盒底面钤无色钢印FIBREDEX R 331/THE HOLLINGER CORP/ARLINGTON, VIRGINIA,这是一家企业的品牌、名称及位置霍林格公司创建于1945年,至今尚存,加州设有分公司,Fibredex牌包装盒乃其主要产品之一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处于美国的心脏地带,五角大楼和美国国家公墓在此包装盒底面另黏条形码,标LIBRARY OF CONGRESS(美国国会图书馆),属新时代附加物 据胶卷首帧图片即缩微订单,美国国会图书馆接受摄制申请的日期为1950年4月12日胡博士睿智,神通广大,巧妙利用美国资金与技术,在自身经济格外窘迫的状况下,一举完成了甲戌本备份工程他煞费苦心这样做,是要提防此一全球孤本遗失或损毁以学术眼光觇去,这无疑属于善事一桩,值得特别奖赞甲戌本有过副本两种,一出程万孚手,一出周祜昌手,前者已佚,后者固密,现仅原书影本和缩微胶卷可资取用 美国国会胶卷与哥图胶卷内容全同,是同一底片洗印出来的据此估计,王际真、林语堂所藏胶卷的样貌也应相同我已互校过哥图胶卷与台北影本,并详列异文,见《甲戌本缩微胶卷校读记》,不赘,仅补充两点陋见哥图胶卷末尾阙刘铨福、濮氏兄弟及俞平伯跋,共计八条拙作已探讨,指出那是一个低级的技术失误,是美国摄影师疏忽所致证据为放大后的哥图胶卷第28回21a空白页左下角显示,此叶下还有两叶,边缘重叠,清清楚楚这表明,胡适根本没把那八条跋文抽撤掉,事实上他也办不到我看的哥图胶卷是复制件,需尽量放大才能观察明白及今目验国会胶卷原物,见其清晰度较高,不待放大已纤毫毕现第28回21a空白页影像左下角的的确确是重叠的,共三叶,中间当即22ab两面,第三叶是最后一册封皮据此可断言,拍摄之际,刘濮俞跋八条就隐藏在21b一面半叶及22ab两面整叶之上因了逼近全书末尾,21a又全页空白,摄影师误以为后面已无文字可拍,便戛然结束工作,从而酿成了差错倘坚持认为胡适凭藏主的身份优势耍弄手腕,故意删刈刘濮俞跋八条,恐有欠公允胡俞两公私交颇笃,胡对俞平伯的红学成就也是格外欣赏的 香港梅节老人七年前拈出甲戌本附条疑团,天津王超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随即火上浇油,于是聚讼乍起,纷纭杂沓,哥图胶卷则将相关论争推向高潮真理越辩越明,总体情形可喜有的红学家卓见迭发,如陈传坤《胡适原藏〈石头记〉甲戌本“附条”诠辨》说:“设若周氏录副本‘附条’与缩微本‘附条’字迹相一致,则可判定必系周家人所为……细观周氏副本上,已有三人手迹:周氏昆仲抄写并作题跋,而封面则为其父周景颐(号幼章)题签……老人似乎更契合缩微本‘附条’字体圆熟的风格”(《文学与文化》2017年第3期第53页)周景颐(1876—1952)是甲戌本附条的书写者吗依陈文,周氏副本可说是父子三人合作的产物,那么周景颐也翻阅过甲戌原本应系必然添加附条乃至批语之类东西,他确乎具备条件周氏录副,事先未征得胡适允准,做父亲的本该劝阻,却题签鼓励,叫人吃惊但甲戌本附条是否出周景颐手,宜再斟酌就该附条而言,运筹、书写、粘贴,此为三样举动,可由一人单独完成,也可由两人或三人分步操作,运筹则可多人共同商议借助缩微胶卷上的附条字迹,可辨认书写者,但运筹者与粘贴者一时还无从着手考实陈文别具慧眼,拓宽了视野与思路甲戌本附条的产生时间一旦锁定为民国三十七年(1948)戊子夏,天津王藏本便无所遁其伪矣这个红学课题理当予以重视 甲戌本缩微胶卷定格于1950年仲春,凝固为这个时间点上的甲戌本原始形态,相当稀罕宋人洪皓题画诗云:“通灵妙绝徒夸诞,真迹曾传可辨明”(《鄱阳集》卷二)缩微胶卷留存了甲戌原本所毁弃的一纸附条的拍照相貌,还呈露了甲戌影本所误删的四条脂批的宝贵真容,文献价值可谓独特,建议国内出版社尽快设法影印对照该胶卷,可知1961年暮春胡适所主持刊行的甲戌影本不无缺憾,现应重新予以影印(作者:沈治钧,系北京语言大学教授,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