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骥:雾霾把我老两口害惨了


雾霾把我老两口害惨了         老 骥 退休后,我们老两口去山东潍坊给儿子看孩子由于受京津冀鲁豫大气污染的影响,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潍坊的雾霾就日益严重,经常达到重度污染程度,对此我写了一篇《透过雾霾看真相,谁该汗颜》的文章,其中谈到雾霾对人身体健康的危害,引用中国科学院院士钟南山的警告,他说:“雾霾不光是对呼吸系统,对心血管、脑血管、神经系统都有影响但是首当其冲的是呼吸系统,北京十年来肺癌增加了60%,这是非常惊人的数字,应该说空气污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造成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我想不但是人们感受到的咽炎、鼻炎、或者眼睛的疾病,现在从更长远的考虑,对人体造成更大的危害还在后头因为大气污染这些东西是整个环境,跟外环境、内环境相关的,这个比非典可怕得多非典可以考虑隔离,可以用各种办法,但是大气污染、室内污染是任何人都都跑不掉的”但写归写,还真没有将雾霾和自己联系起来谁知,祸从天降,雾霾不仅让我身染疾病,还让老伴无端遭灾,差点送命 2013年3月初我突然咳嗽起来,日夜不停,夜里咳的更厉害,往往是爆发性阵咳将我从梦中咳醒,接着就开始浑身燥热出汗,汗水将衬衣衬裤都湿透,天天如此我曾学过医,以为是患上了流感,于是就吃治流感的药,没有去看医生半月后,打喷嚏、流鼻涕的症状消失,但咳嗽、自汗症状仍不消,于是我又增加了治咳嗽的药,一个月后病痊愈 清明节前夕,我们回老家信阳扫墓,到了5月份我又开始患病,症状与以前完全相同这一次我没敢懈怠,便到县人民医院门诊就诊,门诊医生是个熟人,他建议我住院,并给我介绍了一位主任医师当我找到这位医生时发现他不是呼吸科而是血管神经科的我电话询问了熟人医生,他说,现在医院虽然分科但并不严格执行,医生们都在拉病人,不过这个医生技术比较全面于是我打消了疑虑住进了他的病房 通过一系列检查,主任医师将我定为“慢阻肺”,这个诊断并未让我思想背上包袱,因为我压根就不相信,我认为我患的是急性支气管炎,伴有轻度肺气肿每天打点滴的主药是头孢和复方氨溴索,用药后,感觉病情明显减轻一般来说,住院不超过半个月就该出院了,但主任医师却一再坚持继续治疗,直到22天才同意我出院同病室的病友们都开玩笑说, X主任是想让你给他多做点贡献其实大家都有被延长住院的感觉,除非你拒绝交费,医生们都会要你多住几天院,否则不放你走 通过攀谈,了解到“新农合”在县级医院可以报销60%,职工医保可以报销70%,也就是说个人尚需承担30%到40%比如我这次住院共花费4600元,报销了3200多元,自己承担1300多元大家一直感觉到,住院时间太长、不必要的检查太多、住院费用太高,国家花了冤枉钱,个人的负担并没有减轻 就在出院的当天我又感冒了,我问这位主任医师需不需要吃药,他说不需要不料,两天后病情加重出现了呼吸困难,我只得再去看门诊,十几天后呼吸困难消失,但又开始轻微的咳嗽和夜间自汗在医生的建议下,我停下了消炎和止咳药,喝起了具有增强免疫功能的“玉屏风”为了防止转移成慢性支气管炎,我决定去南方猫冬 11月份,我们老两口来到深圳市葵涌镇,我的侄女就在这个镇的比亚迪公司上班,她帮我们租了一套价格便宜的职工宿舍这个地方山清水秀、四季如春,即使冬天也感觉不到寒冷,我们每天都在新的环境里优哉游哉,心情格外舒畅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腊月29日那天,老伴和侄女上龙岗一家大型超市购物,回来后便感到身体不适大年三十,我们在侄女家过年,中午老伴帮助做年饭觉得浑身乏力,也不想吃饭下午去卫生院看病,医生当流感来治,抗菌药用的是依诺沙星,但连续3天打点滴不见好转到了夜里,老伴突然头痛欲裂,高烧41度持续不退侄女连夜开车把我们送到龙岗区人民医院急症室就诊,值班医生进行了多项检查,继续按流感治疗,把抗菌药依诺沙星换成了头孢和左氧氟沙星,治疗两天病情没有丝毫的好转,依然头痛不止、高烧不退老伴跟我说,他感到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她不想活了,不要治了医生束手无策,怀疑老伴得了禽流感,当时深圳已经发现H7N9禽流感在流行,正巧老伴宰杀过活鸡,医生建议让我们转院去深圳疾控中心就医到了疾控中心,医生告诫我们,这里的病人都是禽流感疑似病人,隔离措施并不那么到位,传染的风险很高,如果你不是禽流感患者,万一被感染岂不坏事,即使保住性命也要花费几十万元的医药费我当即决定,不能在此就医,立即去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 到了第一人民医院被急症科收治,医生对老伴进行了抽血化验,并提取了唾液和鼻腔粘液送疾控中心检验,看是否是禽流感打点滴把左氧氟沙星换成了环丙沙星送检的结果排除了禽流感,但老伴的病情在继续恶化,动脉抽血化验血气显示心率衰竭我们要求住院治疗,呼吸科住院医生来会诊也同意接受,但暂时没有病床只能等待第二天下午老伴出现短暂昏迷,院方第一次发出病危通知这时两个儿子分别从河南、山东赶了过来深夜院方第二次发出病危通知,医生告诉我要准备后事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我不由得悲从中来,我怎么也没想到,好端端的一个人说不行就不行了,由于我的缘故,葬送了老伴的生命,带着一个大活人来,却要捧着一个骨灰盒走,越想越伤心,越想越觉得对不起老伴,忍不住失声痛哭 哭了一会,仍不甘心,又和儿子一同去找值班医生,医生直摇头说预后不良,恐怕救不过来了儿子情急之下和医生拍起了桌子,要求医院尽全力抢救,医生赶紧电话通知保安过来,同时也与呼吸科重症监护室联系,幸亏重症监护室还有床位,我们立即将人送了过去到了重症监护室,医生照例首先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化验,然后约见守候在外的我们,告诉我们老伴的病情和治疗方案,意思是病情危重但要尽最大的努力,用最好的药物进行抢救,对此我们除了感谢还是感谢医生给老伴打点滴,将原来的药统统弃之不用,换成了进口的哌拉西林和复西沙星很快效果显现,第二天早上老伴的头痛有所减轻,不再像炸开般的疼痛,高烧也降了下来变成了低烧第三天头不痛了,烧也退了,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第六天老伴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 让我至今闹不明白的是,老伴究竟得的是什么病,最终也没有答案,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们只是说属于流感病毒感染,病毒千万种,什么病毒无从查找;我还不明白的是,该医院呼吸科重症监护室和病房有不少病人都是这种流行性感冒,用的是同一种药(我询问过医生和观察过病人用药情况),可是同一个医院的第一线急症科竟然不知道最近的流感类型和有效药物,以至于误诊误治差点出了人命,难道医院科室之间没有交流 在重症监护室的 5天时间里,平均每天费用4000多元,第一天更是高达6000多元,花费如此昂贵主要贵在各种各样的检查化验和进口药的费用上面检查化验几乎无所不包:心肝脾肺肾、五脏六腑,静脉、动脉抽血化验;大脑、小脑、脑干、脑垂体检查;唾液化验、尿液化验、痰化验、细菌培养;彩超、CT、核磁共振等;可笑的是连有没有梅毒都进行了检验然而最终的结果找不到病因,至于是什么病毒感染,医生说,病毒千万种无从查找,我们是凭临床经验来治疗的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检查化验上大动干戈呢可见过度检查多么严重因此,我们仅在该医院的医药费就高达26000元,回到老家只报销了12000元 不过让老伴最不能忍受的倒不是昂贵的医药费,而是一天两次的动脉抽血化验大家知道静脉抽血不太疼,不知道的是动脉抽血疼的让人蹦起来,第5天老伴终于反抗,拒绝配合,并坚决要求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医生们没辙只好同意,否者还不知道要多呆几天费用要增加多少 如今,我的身体基本康复,偶尔还咳几声,但已无大碍可是老伴自从大病一场之后就没有恢复元气,身体大不如前,食欲不振、浑身乏力、动辄出汗所有这一切,都是雾霾惹的祸,如果没有雾霾,我就不会患急性支气管炎,不患支气管炎就不会想到去深圳猫冬,不去深圳也就不会有老伴感染南方病毒、在鬼门关里走一遭的可怕经历,雾霾把我们害惨了 本来早就想把我们的遭遇写出来告诉大家,但是,后来我看到中央加大了治理雾霾的力度,特别是中央常委张高丽亲自抓治霾工作,并和各省市签订了治霾军令状,有省长表态:“治不好雾霾,提头来见!”这些让我深感欣慰,并对他们寄予了希望然而,两年多过去了,雾霾依旧,卷土重来且有愈演愈烈之势入冬后,各地纷纷发出雾霾黄色预警,首都北京有史以来发布了第一次雾霾红色预警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最讲公道,从不弄虚作假,如今的气象状况恰恰暴露了各地的治霾工作都是在欺骗党中央,糊弄老百姓,就连环保部副部长也成了“雾霾的幕后黑手”,这让国人大失所望 不要说雾霾严重是因为供暖,从前难道没有供暖不要说因为太多的汽车尾气,上海、广州、深圳没有汽车尾气不要说因为入冬大气环流影响,难道京津冀鲁豫过去没有冬天为什么一个有雾霾一个没有雾霾! 难道治霾没辙了吗肯定不是,全球治霾的历史证明雾霾是可以治好的,中国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譬如北京的“APEC 蓝”、“大阅兵蓝”,说明只要认真,不但可以治好雾霾而且可以立竿见影可是为什么一向最讲“认真二字”的共产党人,如今却做不到了呢难道不应该好好反思一下吗 今天我将我们的遭遇说出来,是想告诉大家,雾霾在危害霾区每一个家庭的身体健康,随时都可能给大家造成不幸,我们要重视雾霾,要旗帜鲜明地反对制造雾霾,在雾霾面前,我们不应该再保持沉默 2016年1月4日        顶起来!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